你当前位置: 首页 > 随笔 > 详细内容
回娘家过新年情暖我心
来源:朔州市新闻中心 作者:丰慧春2019-01-01 09:26:09
浏览字号:
0

  今天是新年,一大早我就被急促的手机铃声叫醒,接起电话一看,来电显示又是老妈的,只听见老妈说:“春,今天全家人一定要回来呀,我和你爸已经把饭准备好了。”我说:“知道了,您这已经是说第六次了。”“我们怕你们不回来,再说,我们也想两个孩子了。”“没问题,这次一定回去。”我肯定地说。

  回家,是每一个在外游子最美好的愿望,对回家,我们总是抱着无尽的期待,看望父母是儿女们最幸福的事情。所以,一想到将与父母相聚的欢乐情景,一种发自肺腑的幸福感从心中升腾起来,我的心立刻飞到了亲人身旁。

  我真佩服老爸老妈的记忆力,每到双休放假过节,都会雷打不动地给我们打电话,问我能不能回家,又给我们做好吃的了,这就是伟大的父爱,母爱吧。

  一听说回姥姥家,原准备睡懒觉的两个小家伙一跃而起,把床头准备好的新衣服穿上,不用我们催促,迅速吃过早饭,自己洗了碗筷,并且两个家伙还多了一个背包,神秘兮兮地说:“这是给姥姥姥爷准备的礼物和玩具。”说完,和我们一道蹦蹦跳跳地下楼去了,这两个家伙自打娘胎出来,五岁以前都是我妈给看的,在他们眼里,姥姥家才是他们真正的家。

  说实话,到目前为止,我觉得有父母在的地方才是家。所以,我现在和老公一说话还是习惯性地说娘家是我的家。终于有一次,老公忍不住火山爆发了:“记住,那是你弟弟的家,是你娘家,我们现在组合起来的家庭才是我们家。”他就像教小学生一样,一字一句地教我。但他生气归生气,可我还打心眼里觉得娘家才是我的家。因为一回到娘家,我仿佛又变成当年那个天真可爱的小姑娘了,当久违的乳名从母亲唇边响起时,那是我最幸福的时刻,回娘家我可以随心所欲,无所事事,想说什么说什么,可以理直气壮地赖在床上睡懒觉,吃饱喝足后扯着嗓子让老妈取水果,想什么出时候出去玩,把孩子给老妈一扔就出去了,并且不用惦记什么时候回来。即使回来晚了老妈除不责怪我,反而摸着我的头,无比爱怜地说:“娃娃可怜的,快让我娃出去散散心吧。”这在婆婆家能吗?在老公跟前能吗?不能,一下都不能。

  出嫁以后才真正体会到,娘家是世界上最温馨的家,那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温度的地方,那是我的根,是承载着浓浓的温情,美好的记忆,囊括着责任和义务的地方,是一个能够包容我缺点并给我改正的地方,是我血液里涌动的亲情的根源地,娘家给予我的安全感,在别处是找不到的。同时那种温馨是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,而不是刻意费尽心思去苦心营造的,连老妈的唠叨,在我看来都是一种享受。以前我的性格是倔强的,用老妈的话来说,犟起来用三棱针也扎不过来,现在我在老妈跟前,像一只温顺的小猫,因为在疼我爱我的人跟前我没有资格大逆不道。

  正想着,不知不觉已经进村口了,首先映入我眼帘的是道路两旁那几棵粗壮的大树,这些树一直延伸到了高灌水渠的尽头,那是我们敬爱的崔老师当村支书时,农业学大寨那会儿种的。其实从我记事起,它们已经长得很粗壮了,我对这几棵树的感情是颇深的,小时候的我顽皮十足,喜欢上树玩耍、摸鸟蛋,而这几棵树就是我们的首选,因为枝繁叶茂,许多鸟儿都喜欢来此安家,而村里的人更喜欢它们,每当春天来临时,我们北方春寒料峭,总是给人荒凉的印象,只有这几棵生命力顽强的大树,提早发出了嫩芽,给人一种勃勃生机的美感,让人心生希望,想不由地接近它们。

  炎热的夏天来临,人们在地里忙了一上午或一下午,汗流浃背,疲惫不堪,于是赶紧到地头的大树下乘凉,那是天然的乘凉场所,消暑解乏,再喝上几口水,抽上一支烟无比惬意,真是赛如活神仙呢,这远比城里的空调风扇舒服,空调风扇吹久了是要生病的。

  秋天到了,瑟瑟秋风中,大树脱去了它们的一身稚嫩,昂首挺立,迎风而舞,向人们展示出了它们的一种成熟美,竟给人一种莫名的鼓舞与自信,而飘落在地的那厚厚的一层叶子,分明是庄稼地里上好的,无公害的,纯天然绿色的宝贵肥料呀,这真是“落叶不是无情物,化作春泥更护田”。

  冬天,刺骨的寒风袭来,大树毫无惧色,勇敢地迎接暴风雪的洗礼,狂风暴雪也奈何不了它,除了吹落几根陈年枯死的树枝以外,它毫发无损。不像城里的树,娇滴滴的,尽管四面有楼房环绕着它,保护着它,地面上还有水泥、砖压着它的根,但是风稍微大点儿就被连根拔起了。

  在我的印象中,这些树就是我的世外桃源,淳朴憨厚的村民,对这些树也充满了敬畏之情,从不伤它们的一枝半叶。在那个贫穷的年代里,没有任何好玩的玩具,这些大树就是我的好玩伴,与它们朝夕相伴,今天看到他们,我心里平添了几许安慰、感动、幸福。

  刚一进村,主街道两边都挂满了红灯笼,给村里增添了不少喜庆的气氛,再往右边巷子里拐,其实就是些破墙烂院旧房子了,这几年人们子女上学,外出打工,早已人去屋空了。这和城里的高楼大厦、灯红酒绿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但我看到家乡的一草一木,一房一物,分外亲切,它们都承载着我儿时美好的记忆呀。

  看,周万峥大娘院子里的那棵老杏树还在,小时候的我是那么馋,杏子还发绿没熟的时候,我就想吃。有一次路过大娘家门口,我的腿便迈不动了,大娘看出了我的心思,瘪着没牙的嘴,乐呵呵地给我摘了两颗绿杏子,大娘家的杏子比我家的大,我的小手只能一手握一颗,并且顾不上擦洗,直接放进嘴里吃,那酸溜溜的香甜的味道是世界上最好的味道,那才是正宗的童年的味道。

  那不是荣荣姥姥的家么?小时候我嘴巴甜,也跟着叫姥姥,姥姥的一双儿女真有出息,儿子在美国留学,女儿在县城有一份稳定的工作。荣荣小时候在姥姥家住着,她妈妈经常给她带一些稀罕吃的和好玩的玩具,只要我们这些小顽皮一去,姥姥毫不吝啬地拿出这些好吃的分享给我们,并让我们玩玩具,骑荣荣的小自行车,说实话,我现在很想这位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姥姥。

  正想着,车已经到了娘家门口,果然不出我所料,父母早已站在凛冽的寒风中等我们了,两只狗狗一左一右,忠实地伴在二老左右,看到我们不停地摇着尾巴。

  爸妈一看见我们乐呵呵地赶紧让我们进家,看见我们买了东西二老有些不高兴地嗔怪道:“回来就回来吧,不要买东西了,浪费钱,家里什么都有。”还是二儿子嘴快:“孝敬父母是应该的,这不叫浪费。”一句话把我们都逗笑了,两个小家伙争先恐后地和姥姥姥爷说起学校的趣事。

  我们的院子永远都是很火色的,被勤快的爸爸妈妈打扫得干干净净,玻璃擦得一尘不染,猫儿在墙角下懒洋洋地晒太阳,听到我们的说话声,抬起头来睁开眼睛慵懒地看了我们一眼,便又懒洋洋地躺下了;院子里几只公鸡和母鸡在嬉戏,给大院里增添了无限的活力。

  一进家门,那种熟悉的妈妈的味道迎面扑来,这对于在外打拼的我不光是饭菜的香味,更是家的味道。上炕之后,老公和老爸在喝酒,一向不爱喝酒的他们,不时地给彼此相互斟满,浓浓的亲情溶解在酒里 ,越喝越香,多了一份热情,多出一份尊重,多了表里如一的笑容,这样的喝酒让我感动。老妈边吃饭边和我聊家常,谁家媳妇生个女儿,你要不再生一个?这几年党的政策好了,今年给每家补贴了多少钱,要不就干脆放下饭碗,面带微笑幸福地看着我,再时不时插上一句:“看我家春,粉眉淡眼得越来越漂亮了。”其实我早上走得急,连脸也没顾上洗。说也奇怪,同样的饭菜,两个小家伙在家挑三拣四,回到老妈家里却吃得满头大汗,分外香甜,像两头小猪边吃边哼哼唧唧地叫着。

  家的味道就是这么神奇。

  刚吃完饭,老妈又端上水果让我们吃,一个劲儿地往我手里塞,这时老爸开口了:“刚才吃了那么多,早就吃成青肚儿蚂蚱了,还让她吃,你把我娃撑坏呀。”老妈这才作罢,可过了一会儿,又好像忘了,拿起几颗冬枣,要不尝尝这个?

  正说话间,邻居姨姨,大爷们来串门儿了,他们一进门还未等我开口,便和我打招呼:“春一家回来了。”这时嘴快的老妈已抢先替我回答了:“嗯,我娃快中午才回来的。”老妈的语气和神态明显都流露出一种自豪感。我回来老妈高兴,我能理解,这自豪,我就觉得老妈有点小题大做了,有时想想我都觉得搞笑。一下午听着姨姨,大爷们那熟悉的乡音,看着他们那熟悉的举动,偶尔从炉子里倒喷出一股烟味儿来,窗外的一抹斜阳从窗户射进来,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,舒服,快乐。

  时光太无情了,总是未等我品尝到了足够的年味,总是未等到我和父母亲把所有的心里话都说完,总是未让孩子们在姥姥家玩够……不知不觉又是我们启程的时候了,老妈不止一次地问:“能不能多住上几天?”我说:“不能,明天我和孩子们都开学。”然后他们就开始忙碌着,准备我们爱吃的东西,老公刚要阻止,我说:“不要阻止,没用的。”老妈甚至为上次我走时忘记拿一袋儿咸菜而自责不已。最后给我们装了一后备箱的食物,并千叮咛万嘱咐地安顿我,一放寒假,赶紧领着孩子们回来好好休息休息。

  望着头上已有少许白发的双亲,我一时语塞,眼睛发热,这样的话应该是我说才对呀。小时候,你们把我们当作宝贝一样保护着我们,现在是时候让我们去爱你们,宠你们了,让我也体验一下保护你们的那种甜蜜的感觉,你们养我小,我孝敬你们到老。

  上了车,老妈趴在车窗前,千叮咛万嘱咐我平时要好好吃饭,不要动不动就说减肥,多穿些衣服,不要冻着,我只是一个劲儿地点着头,车开到巷子尽头了,二老还立在寒风中,无限留恋地看着我们……

责任编辑:康晓玲

返回首页

点击热榜

热门图片

  • 客户端
  • 官方微信
龙虎斗网址